《街燈底下》讀后感

時間:2019-12-06 讀后感 我要投稿

  王安憶的這部新作,講述的是她生活的近處和別處:近處是周圍可以觸摸的現實;而別處呢,則是作家心靈斜出的一枝,葳蕤、翠綠,充滿著靈動的神思。街燈是都市中再尋常不過的夜景,可是燈光的迷離又給人帶來幾許遐思。每一盞燈,后面都有一段心情故事;每一次夜行,也都有一份獨特的心情。《街燈底下》梳理的也許就是作家的這種心情吧。

  與心情有關的第一個關鍵詞是謐靜。在街燈底下,里弄里下棋的人、盲人、等車的人……都給這個喧囂的世界帶了一份安靜。在王安憶的文章中,每一個字,都像夜空中閃爍的星星,安詳、恬靜;每一段話,都像鵝絨布剛剛抹去了灰塵,柔和、曼妙。

  第二個關鍵詞,應該是高遠。書中《東瀛初渡》一文中,王安憶寫到母親茹志娟出訪日本,看到了一支娃娃頭的圓珠筆,“抵不住誘惑”,向老舍借了外匯,買了一支帶回國。體現了茹志娟生活和情感的簡單。在我看來,單純、天真,或者就是高遠的一個前提吧,只有單純的人,心才是透明的。

  第三個關鍵詞是隱秀。含蓄、內斂、低調、自持……都可以看作是隱秀。隱秀像生長在叢林中的青苔,姿態可人,卻不動聲色。隱秀在某個方面指的又是人格境界。看《街燈底下》的這些句子,“讀上海女作家散文叢書‘隱形美人’中的散文,不禁就會想到這些‘地母’的人間的俗世變相。他們糾纏在俗事俗務中間,卻透出勃勃然的生機。他們的精力一律格外充沛,而且很奮勇,一點不懼怕人生,一古腦兒投進去……精神就很挺拔,還很認真。”王安憶贊賞這種為人為文的執著與奮勇。作家不是時尚的服裝,講究透、露,作家是埋寶和挖寶的人,埋寶其實就是隱秀,挖寶則是把隱藏的東西露出冰山一角,而寶貝就在下面。

日本人体写真-中国人体艺术